导航恒峰娱乐恒峰娱乐备用网站恒峰娱乐游戏技巧技术交流在线看厂销售网络人力资源联系我们

跌入谷底曾经入狱 看“中国第一商贩”人生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10-11 [ ] 查看全部评论

  他和他的“傻子瓜子”深深地烙印在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史上,成为改革开放40年历程中不能绕过的人。

  图①改革开放之初,“傻子”年广久是芜湖最早在街头摆摊叫卖瓜子的商贩。图为年广久满面春风在为顾客称瓜子。(资料图片)

  不久前,记者见到年广久,他刚从美国旅游回来。只见他精神矍铄,大背头梳得油光发亮,腰板挺直,丝毫不像是年近82岁的老人。

  年广久被称为“中国第一商贩”,曾三次因为“投机倒把”等罪名被判刑或关押,也曾因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3次提及而化险为夷。

  或许是受商埠文化影响,从小跟随父母做小买卖的年广久,骨子里都是做生意的念想。卖瓜子时总是多抓一把,得到了一个“傻子”的外号

  1937年1月17日,年广久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一个贫寒农家,7岁随父母逃荒到芜湖,9岁随父母摆摊做水果生意。

  芜湖是我国“四大米市”之一,包括个体在内的商品经济久负盛名,形成特有的商埠文化。或许是受到这一文化影响,没有读过书、从小跟随父母做小买卖的年广久,骨子里都是做生意的念想。

  那时,南京浦口是水果小贩常去的地方。安徽砀山、山东烟台等地的一些农户,带上自己种的苹果、梨子,扒上运煤炭的火车到浦口贩卖。

  年广久心思活泛,为了吸引人们买水果,1962年,他花了100多元,托人从南京买了一台熊猫牌收音机,放在水果摊上收听,“每每播到唱戏的,都会围上很多人”。

  图②耄耋之年的年广久依然保持在门店叫卖瓜子的习惯。图为年广久在记者采访时看到有顾客要买瓜子,上前热情招呼。本报记者 李光明 摄

  “水果容易腐烂,成本也大,而瓜子成本小。”年广久说,1967年他跟着一位丁姓老人学会了炒瓜子,从此,他从卖水果转行卖起了瓜子。

  “白天在车站码头摆摊,晚上就到电影院。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人来了,我就走,他走了,我又来。”年广久比划着说起当年与“打办”“打游击”的情形。

  卖瓜子虽然躲躲藏藏,年广久却想把这门生意做好。他走访全国多地,调查炒焙技术和口味配方,集众所长,炒出了风味独特而又南北口味适宜的瓜子。

  除了口味独特,年广久卖瓜子还有“一绝”:人家买一包瓜子,他还会另外抓一把给人家。就这样,他的“抓一把”传开了,得到了一个“傻子”的外号。

  “说我‘傻子’的人,都是经常来买我瓜子的人。”年广久颇有几分得意,他认为这是自己生意兴隆的根源所在。

  不管是卖水果还是卖瓜子,年广久的生意只能算“小打小闹”。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年广久才算大张旗鼓地做起生意。

  一开始,年广久在家里砌起炉灶,与长子年金宝、次子年强炒瓜子出售。1981年年底,年广久与年强在芜湖郊区阡坡山租地建厂房,办起芜湖第一家私营企业──傻子瓜子厂。瓜子厂架起9口大锅,雇了103人帮工。

  1981年9月11日,芜湖分管财贸的副市长走访年广久。第二天,《芜湖日报》头版以《货真价实的傻子瓜子》为题作了报道。此后一天,大众电影院门口便出现了“傻子瓜子呆子报,呆子报道傻子笑。四项原则都不要,如此报道真胡闹”的小字报,指责《芜湖日报》的报道,矛头直指年广久和“傻子瓜子”。

  为何?傻子瓜子厂雇了103人,超过了“国家关于个体户用工不得超过七人”的规定,引起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

  1982年,在“傻子瓜子”的带动下,芜湖出现10多家国营、集体、个体瓜子厂,市场竞争激烈。年广久和二儿子年强决定将每斤瓜子的价格从2.4元降为1.76元,这一下子在市场上掀起巨大波澜。年广久的瓜子迅速打进上海、南京、合肥、武汉等10多个大中城市,赢得了市场。高峰时,傻子瓜子厂一天的纯收入就有两万元。

  这一下,好比往“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上浇了把油。很多人说年广久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

  1982年下半年,芜湖市贸易货栈为限制“傻子瓜子”发展,停止了对“傻子瓜子”的瓜子生货供应。

  据原安徽省委农村政策研究室办公室副主任江鲲池撰写的《安徽农村改革的马前卒》一文披露,担任过原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秘书的省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周曰礼,曾派人去芜湖调查“傻子瓜子”问题,并且写了一个调查报告,在上报省领导的同时,也上报给了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认为很有典型意义,于是又把材料汇报给了同志。

  1982年4月间,同志看到安徽“傻子瓜子”问题的调查报告,对“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他指示:“先放一放,看一看。”

  时间进入1983年,对于年广久来说,这可能是灰色的一年。当年1月,次子年强与年广久分开,独自创办瓜子总厂。之后,长子年金宝成立金宝炒货场。

  这一年10月,芜湖市派工商、税务、银行人员进驻年强经营的瓜子厂,进行监管。随后,年强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垦六师之邀,去了农垦六师办厂。

  1984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支持个体私营经济发展。年广久回到芜湖,与芜湖市新芜区劳动服务公司、清水工业公司联营成立“芜湖傻子瓜子公司”,并出任总经理。同时,年强也回到自己创办的傻子瓜子总厂。“傻子瓜子”又火起来。

  这一年的10月22日,同志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说:“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了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同志关于“傻子瓜子”问题的表态,预示着个体私营经济发展会越来越好。可是,让年广久没有想到的是,联营公司产品滞销,3个月发不出工资。

  怎么办?年广久又动起了心思。当时,不少行业都在搞有奖销售,年广久想搞一个全国最大的有奖销售。有多大?奖品总价值达8万元,头等奖是一辆轿车。

  仅仅17天,“傻子瓜子”在全国30多个城市一共售出476万斤,销售额达700多万元。不过,随着有奖销售活动被叫停,因奖品无法兑现,公司遭遇退货潮,损失近百万元,再次陷入困局。

  年广久觉得自己十分幸运,他找人代为给同志写信,表达对改革开放政策的拥护和感恩,表示要兢兢业业地做“傻子”

  年广久说,联营后,厂里来了10多人,他们的工资从原来的30多元一下子提高到了500多元,但这些人上班看报、不干实事的作风没有改。

  为此,年广久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比如不准迟到、不准带早点到厂里、不准看报、在厂里上厕所只能小便等。

  “我每天早上提前两分钟站在厂门口,谁迟到了,当场扣1块钱。”年广久说,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做法有些苛刻了。

  但是,他仍然不能理解那位副经理为何要举报自己,“我收到麻袋款后,给厂里说了,也打了条子,怎么就成了贪污、挪用,还被关呢”?

  1991年1月11日,年广久案一审宣判。法院认定年广久贪污、挪用公款罪不成立;以犯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1992年1月18日至21日,同志南巡,在讲话中再次提及“傻子瓜子”。同志说,“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100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像这一类问题还有不少,如果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方针,影响改革的全局。城乡改革的基本政策,一定要保持长期稳定”。

  在当时最先报道年广久出狱的《安徽工人报》记者田柏强看来,一审判决十分清楚,不能认定年广久贪污、挪用公款罪。

  当时,田柏强还采访了二审法院法官,他认为法官也不会支持检察机关的抗诉,只不过“同志讲话对此案有促进作用,加速了年广久的释放”。

  对于流氓罪,年广久没有向记者作过多解释,仅说是因为自己收到了一些全国各地年轻姑娘和大学生的求爱信,他不识字,也没有回过信,只是把信带回家了,“我也不能理解怎么就犯了流氓罪”。

  释放后,借着南巡讲话和改革开放的东风,年广久重新经营“傻子瓜子”,直到目前,企业一直稳步发展。

  没有文化不识字的年广久,找到时任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系教授舒咏平代为拟写,表达对改革开放政策的拥护和感恩,表示要兢兢业业地做“傻子”,把“傻子瓜子”经营好。

  随信,年广久还给同志寄了几斤瓜子。年广久说,信寄出去不久,中央办公厅打来电话说:“瓜子已转交同志。”

  “我终生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年广久说,他去过四川广安同志故里,看到铜像时,他热泪纵横。

  “我还有梦想,就是‘傻子’还要发展,个体私营经济还要大发展,这样才不会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征途上掉队”

  在芜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年氏工业园内,建有傻子瓜子博物馆。馆内有一张同志嗑傻子瓜子的图片和一座同志的铜像。

  年广久说,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没有,就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个体私营经济更不能忘了是党和国家的政策好,才有了今天的发展繁荣”。

  “和一些后来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相比,‘傻子瓜子’无论在规模上、利税上都无法比,但是‘傻子’的坚守不会变。”年广久说,他和“傻子瓜子”的跌宕起伏与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轨迹高度重合。

  尽管已经多年不在生产经营一线,但年广久只要没有事就到门店站柜台。有人驻足,他会起身笑脸相迎;顾客挑选好瓜子,他会熟练装袋称秤,还是不忘多抓一把。

  如今稳步发展的“傻子瓜子”,已不光经营瓜子一种产品,还有很多业态。但是,“傻子瓜子”仍然是年氏最厚重的标签。正如年广久所言,年家要做永远的“傻子”。为此,年强开创了“金傻子”瓜子品牌,并成为安徽省第一家被认定为“绿色食品”的瓜子产品。

  目前,“傻子瓜子”主要还是依托全国数千个专卖店经营销售。年广久觉得,商超、电商都要压款结算,没有专卖店的资金回收快,而且风险小,“网上的东西假货多,消费者在专卖店面对面选购,东西看得见、摸得着,买得放心”。

  “我还有梦想,就是‘傻子’还要发展,个体私营经济还要大发展,这样才不会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征途上掉队。”年广久说。

  采访结束时,年广久执意要送记者出门。车子渐行渐远,看着后视镜里连连挥手的年广久,我不仅感慨:这位耄耋老人要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才能装得下这么多沧桑?

  在“傻子瓜子”博物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主要撰稿人之一、《光明日报》原副总编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原副署长王强华有一段留言:“真标”讨论,“傻子”创业,一个是理论前导,一个是行动先锋。异曲同工,合奏解放思想改革开放胜利歌。

  “瓜子虽微志气高,凌云向阳领新潮。姓资姓社小平判,开放改革一路标。”将这首《七绝·傻子赞》送给年广久,祝福年广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恒峰娱乐备用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恒峰娱乐备用网站